如果可以,想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

【流经生死与朝代更迭,把世界的美好戴在身上——玉组佩】

很早就想画的一集初心,因为原先是跳着看的,所以可以说是从这里开始我才意识到文案已经超神。

没有画出被光连接的灵气,配色也实在很糟糕,由于原件细节繁多所以这次也是挑挑拣拣,重点偏向意象描绘,而不是复刻本尊。于是整体效果显得不尽如人意,果然我还需要多加练习呀w

话说回来很好奇,先前女子的发髻到底是怎么绾起来的呢?发型参照玉人改出来之后陷入了深刻的自我反省,活得太直男,完全无法想象姑娘们如何佩戴如此沉重繁冗的饰品。又或者是我想当然估计错了比例

如有BUG欢迎讨论批评呀

今天介绍的是袿衣杂裾,可能会有人说很多文物时年久远,你画和它们时代搭不上边的汉服是个什么意思。

我是这么想的,正如一位学长所说,比之献丑,不如藏拙。我不太感苟同汉服形制时代论,因为常常一会儿一个说法……其次举例贾湖骨笛九千岁的年纪,叫我画原始人的衣服我真的做不到考据【泣】

那么也就是说,宁愿paro,不能画错,常言君子慎独,哪怕科普无人问津,至少也要严谨到问心无愧。这是我个人支持的态度。

说回衣物,我原本不该使用这个配色的……杂裾里我最喜欢的还是剑荷堂的天河莲·海枯石烂(名字有点中二哈,但是黑底红黄白三色点缀是真的好看,设计灵感据说来自于掌柜年幼时对哪吒闹海的印象)

除此之外做杂裾比较有名的应该就是辞镜城和竹里馆。

剑荷堂做杂裾比较早期了,查阅资料的时候很多同袍说杂裾吃料子,又要坚挺又要飘逸又要垂坠感……然后表示棉麻肯定是不行的。

杂裾和十二章纹冕服一样在汉服里处于边缘地位,一方面唐时已将杂裾作舞衣使用,导致后人直接将早期杂裾也一脚开除汉服籍,另一方面套用贴吧袍子的话:这种衣服虽然在魏晋是主流,但魏晋本身是个非主流的年代,所以很多人认为它不算正常汉服。

尴尬吗,五年前有人告诉我这是汉服po肯定是要跟他打仗的,这两年佛了,打什么打,万一没两天又挖出件文物呢,谁打谁的脸还不知道呢,几千年时光里老祖宗什么没玩过,现代设计?呵,人类。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最后嘶吼一句:

杂裾的裙子,

没有那么长啊【爆哭】

云秀的场合

评论(4)
热度(82)

© 杒铭-什么玩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