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想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

【它展翅欲飞,抬头仰望着此后两千年,中国的天空——莲鹤方壶】

原本既然提到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就想在配色上repo一下他们家的越人歌大全套,但我乱涂涂开心了就……最后只paro了一下yys晴明袖【天啊那个设计感我能吹一年,不过绝大部分大袖好像是没法扬成这个角度的,它们只会鼓成风球……】

绘制了视频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三种意象,羽毛蓬松的鹤,暗自蛰伏的虎,和交互纽结的,呃……

我的天弹幕这么多姑娘怕蛇的吗,不怕!我没画!那都是些原谅色的飘带,信我!

给嘿真的非常适合这个角色了哈哈哈,拂尘一掸左拥右抱【?】 显而易见是个严父的角色,虽然笑得比较慈母。

所以让咱们来猜猜看虎和鹤之间到底谁是英杰谁是刘小别【爆笑】

活动的最后一天辣,感谢每一个陪我这么久的GN,感谢每一位在这里愿意点开愿意留下足迹的亲们,天长路远,幸能与你一路相伴❤

——与文物并不相关的鸡肋科普——

直裰

家里买了无摆的假“道袍”,其实根据资料显示,应该称呼为“直裰”。

相比于下摆十二片分化的直裾和内里需要加摆的道袍和直身,虽然大家表面上都是彼此难舍难分的深衣一家人,但是年代上和剪裁的不同暴露了其塑料兄弟情的本质。

个人第一套汉服是肆爷亲手缝制的直裾,第二套是青鸟送的怀谷居鹤氅衣裳大全套,自己一分钱没花,想想起点真是高的可怕,差不多就是那种开局八百万的高配,所以我对这两套形制都有很重的感情在里面。

然而这些浔阳汉章里的老人后来也都各有去处很少联系了,只希望还有一天能够再见,容我还了这份人情吧。

至于直裰,这就是另一回事。

我印象非常深刻我的这套,诶哪家的来着,这套直裰还是高中补课的时候,用我们家老板娘燕子的手机买的。买之前挑了半天被嫌弃墨迹,买之后社会我燕姐:“我靠你三百块的衣服说买就买,有钱。”

……

我一个大男人,逛街容忍时间不超过两分钟,橱窗购物白嫖后能断然拒绝服务员的可能性小于百分之零点零三,都使小姐姐的手机参考半天了不剁了这只手还能咋地。

剁他N的。

大不了再蹭两箱康师傅,这个月就这馒头和稀粥就这么过去了(其实也没有)。

经历过布料选色各种改换的好事多磨我终于拿到这件衣服,然后发现!

TNND跟我祖母烧香拜佛用的大褂一点区别都没有,还都是琵琶袖【血泪】

在儒林外史等书籍中,常有直裰二字出现。可见相较于礼服直裾,直裰更多地是作为便服出现。和行衣相比没有那么多身份地位的桎梏,与圆领澜衫相比又是较为简洁的剪裁。亲身体会,唯一一件上下楼梯懒得撩前后摆的深衣制。

给大家安利一下www


评论(17)
热度(124)

© 杒铭-什么玩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