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想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

广播台兄弟跟我讲了整个过程,从他们在新校区排练完回老校区的路上,在六院捡到这只奄奄一息的橘猫开始。

这个城市不论是上至金店下至裁缝铺子,无一例外都跟菜市场一般喜欢扎堆。一个晚上坐车去三院那边拍宠物医院的门。

三四年前我曾经为了救活家里的兔子跑过那一整条街,三四年后他们把猫抱过去,花了八百多块钱给它拍片子给它治疗给它打药,然而都没有活下来。

下午台里一大帮男生气势汹汹拿着铲子提着箱子,看上去像是要黑帮去约架,其实是把娃崽埋在学校布局的大后方,那里有一大片荒土和一个被淹没在灰霾树影里的废弃防空洞。

完事儿上课的路上小老哥同我说起整个细节。

说它刚被发现的时候还能动,还能走两步路。

那天晚上大概半夜两点的时候,看着起伏的肚皮还有吊着口气。

说捡它的时候有位姑娘停下车表示如果能活她愿意收养。

可惜第二天早上再去看它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已经没有然后了。


虽然严格来讲我并没有怎么参与这个故事,只在末尾作为来客走个过场。

但还是为它祈祷一下。

还是别有来世了吧,希望天堂没有车水马龙,大家都能过得忘记梦想。


评论(1)
热度(22)

© 杒铭-什么玩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