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想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

1.社联在催活动申报材料,办公室那边在催物资损耗报表,班上群里表示在昨晚十二点整之前还没有搞定教务系统的话你很可能会在星期天被鬼抓包。
然而我家的网线今天也依然没有好。
面对一台没有网的电脑屏幕我都快忘记怎么画画了。没两天叶神生日,我现在放荡不羁只想破格去趟网吧通宵。
可是网吧里没有板子。
日了狗。

2.被大一的崽指导了一下九栋十栋宿舍究竟在什么地方。
我一个在这所学校里住了十多年的人:“我们学校男寝这么多,闹鬼吗?你到底是不是我社团那个娃崽本人。”
警惕.jpg
大一的崽:……

现实是人家确实住那里,是我平日里不知道体恤人民。
尴尬已极。

3.邀请小姐姐帮削挡眼睛的刘海毛,班上姑娘,老厉害了,人送外号托尼老师,我一头板寸是她看着长成现在这样儿的,每每说起甚至都感觉我脑瓜顶儿上的不是头毛,是俺俩看着长大的崽。我已经决定了,实习回来告别礼物非得送人姑娘一把沙宣剪刀(?)。
姑娘一面工作我们一面唠嗑,讲到逛街,说实习的时候班上不住一块地(虽然现在也不)也可以约着出去周末逛个街。
思考了一下华南的加班制度。
……原来我们会有周末的来着吗?

想着想着问到我头上,问如果一起我会不会去。
俺去干啥呀?俺一个大小伙子,我当时心想:我现在又没有女盆友。
但是女孩子的邀请,是不能推拒的,这很不绅士,跟痴汉不一样的那种绅士。尤其人姑娘们帮了我这么多,剩下两年多不计其数的理发钱,包人一星期饭票都够了(想来我说了半个学期要请人家吃饭到现在还没请)。
于是直男憋了很久:“我……实在不行,我可以过去帮你们拎东西。”
……
我尽力了朋友们,现在陪吃陪喝出门在外第一个想法就是找商场里的男友储存处,尽管身边的姑娘没有一个是我的。

打篮球两个小时,
不如在密恐站在商场中央十分钟。
身心俱疲。

这时候我想起来入学的时候父亲曾叫我出门陪他买东西,一老一少一起逛逛街。
我想了一下半面柜子里很多至今没拆封过的粉色衣物粉色拖鞋粉色保温杯, 以及我本人尚且年幼时每次被带去拎包都会因为不够积极而被骂得狗血淋头的惨状。
诚惶诚恐地加了一大堆部门,至今没敢退出来。
都是阴影啊,
同志们。

我这边还沉浸在阴影当中走不出来,一面突然间话题转到九江城南的上海路。
嚯。
想起这三个字我眼前就浮现出从小到大初夏秋冬日出日落里那条街的模样。
和那条街上拎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闷头走在大人堆后头的被骂成狗的我。
嘶——
窒息。
而今我已经是可以穿着涩会主义五角星绿格衫穿着本命年大红裤衩子大红鞋袜蹲老槐树下扇着扇子拿手机博览恐怖rpg(实况)的男人了。
可那条街,
在我心中留下的怨由始终无法平息。
(那一天人们终于想起了逛街的恐……)

所以这时候我两万空洞地说道:“啊…….上海路……好长的一条道啊……”
半个班的女生惊惧地望着我。
我:?
妹子们:
铭铭你确定吗?
我:?
妹子们:你认真的吗?
我:???
妹子一:上海路有那——么短好吗兄弟。
妹子二:就是啊哪里长了。
妹子三:我觉得在铭哥眼里可能……
妹子二:看到的世界和我们不一样。
妹子四:是直男了。
我:……

这时候有一个姑娘出面救了我一把。
妹子五:上海路在哪里?
其余人:……
托尼老师:就是派拉蒙往左再后面哪个。
妹子五:哦哦哦哦哦哦哦……

我原以为好不容易有一位能说上共同语言的姑娘了,结果她接着来了一句:
老天爷啊那么短,那也能算一条街吗?

……

评论
热度(1)

© 杒铭-什么玩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