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想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

活了十八年,家务没做多,自认厨艺比父亲还是好那么一丢丢的。

毕竟我是根本不做,人家是不如不做。

完事儿这两日里父亲工作繁忙,上了六层楼发觉家里又没现成饭食,于是哥习以为常地给父亲去了一个电话。

“阿爸。”

“说。”

“我搁家了。”

“哦吼,还没吃饭吧。”

“对。”

“那咋整,老子还在外头吃香的喝辣的呢!”

“……”

亲爹。

“饿不?”

“饿。”

“那成,那你一会儿麻里溜滚下来,爹给你整包方便面去。”

“……”

那我下楼的意义在哪里,花那个力气我还不如去食堂搓一顿呢。

毕竟父亲发卡现在在我手上,呵呵。

“我不下去了。”

“咋地。”

“麻烦,我自己随便煮点面吃。”

“……”

“……您不要这个态度。”

“……”

“不要这么沉重好吗,好赖我自己吃,不给您留历史疑难问题。”

“……不是”父亲叹了口气:“反正,你自己试试煮吧,我也想看看你能煮得出来不。”

小看人。

我有点不服气,愤懑挂了电话,踢开厨房门打算把家炸了。

环视一圈,

再环视一圈,

再再环视一圈……

然后默默地退了出来。

……

怪不得老爹那个语气,

挖槽。

这破地方别提米面了,

连个碗都没给我剩下。


评论(2)
热度(5)

© 杒铭-什么玩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