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想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

好吧,宿舍熄灯,今天也是没时间画画的一天。
安详地在老王头的生日里当一个段子手。
事情是这样的。
我,品保姑娘,同校出身的一位比我大好多届的,订单班里预备接手实验室的王姓学长,在杰西卡同志生日这天,实验室其他人下班之后,我们依然在中央区的电脑桌前坐得齐整。
他们加班一小时,我特么的在义务加班一个小时,一个星期八份报告,废寝忘食都做不完。
品保姑娘是位晓得全职晓得氪金游戏深陷ff14并且yys段位不低的好品保,为兄弟感动中国两肋插刀,这位我们以后再介绍。
王姓学长两广之地里够得上中高个,留点胡子五官端正,戴个林氏斯文流氓镜假正经,看不出大不大小眼【。】吃起鸡来跑得比谁都快。真算起资格新生代里没谁比得过他,年...

这是一条定时po

在诸君看到这一条的时候,我已经身在实习地啦,啥也不能带,能画画的希望可以说是非常渺茫……

所以这是国宝pa(在三个月内)的最后一次更新

一直以来,谢谢诸君一路相拥扶持。国宝pa是我画得最不要命的一次,也是涨粉涨热度最疯的一次【小透明简直不敢相信】

于是这样一来被迫停更感觉就很对不起因为国宝pa关注我的那百余位姑娘和小伙子……

接下来我选择停一停,然后因为没有设备,所以会围绕新的CCCPparo手绘一些东西。更新帐号置换为 @溪凌飘 是高中的时候经常放手绘摸鱼的地方,如果对相关历史感兴趣,随时欢迎大家来玩。

最后:

晚安,

诸位为宝。...


传说架设在酆都顶端的地下世界,埋藏着陪伴主人入土为安的物什,与他们穿梭于土石间的器神。就好像地壳与岩融层之间的宣泄口附近那些数额庞大的金刚石一般,远在天边而价值连城。
故事的最后鹤骨带领廿八族人试图以暴露自己踪迹的方式保护更多的遗迹不被空气与发掘者牵连,却因祸殃旧日师祖以叛徒恶名迫死于挚友锋芒利刃之下。临走前什么也没有辩解,甚至没来得及回头看他最后一眼。
直到生而为人的他们再度相见。

【不画会后悔系列——贾湖断笛】
二十只骨笛,有其一曾被折断者上发现被旧日主人悉心修补的痕迹,以供呵护使用。

也不知道这背后真实的故事究竟是什么样子。

不画会后悔系列1

一帆的拍摄场地。

友情出演:魔术师莲鹤方壶治疗之神青铜树和他的鸟心黑斗神dark鼎以及摄影师real神枪绿松石甲骨先生


跟列表唠嗑,然后幼师小姐姐向我介绍了很多诸多节日的形式主义,想想也是非常爆笑了(内容在后p)。

差不多就是那种:你从前是个coser,后来工作转正被老板晓得了,于是cosplay从兴趣变成老板叫你做的必须做的事儿,想借此发展公司啊宣传部门啊扩大销量啦怎样都好了。

反正就是特膈应的那种。

这就是儿童节让小崽上去表演,教师节让老师自己组织节目,护士节让护士亲自压阵的非常手段2333333333333

但是儿童节这个来源……昨天早上团团也转...

天哥画起来真的是非常舒服了,等屈能伸能打能狠,这个系列里绘制和做设定做得最开心的除了首图喻文州就是少天的越王剑。贾湖骨笛画得太早手感脱节,唯一到最后没留啥遗憾的还得是天。

喻黄真是好文明。

尝试着用画面讲故事ing。

话说社团有两位姑娘去博物馆瞻仰越王剑本体辣,祝她们玩得开心,来回路上要小心呀——


本体设定图文:

喻文州—贾湖骨笛:那时风动,此时心动

黄少天—越王勾践剑:以小博大,不欺老幼

全设定归档

凌晨了,朋友们(疯狂暗示)

给老叶过的第四还是第五个生日。

先画国宝pa!倒着来!www

喻文州—贾湖骨笛:那时风动,此时心动

黄少天—越王勾践剑:以小博大,不欺老幼

楚云秀—妇好玉凤:定格在历史的风景线上

苏沐橙—玉组佩:流经生死与朝代更迭,把世界的美好戴在身上

苏沐秋—殷墟嵌绿松石甲骨:因为刻骨,所以铭心

叶修——大克鼎:祖上阔过【未完成】

王杰希—莲鹤方壶:它展翅欲飞,抬头仰望着此后两千年,中国的天空

方士谦—三星堆青铜神树:不不不跟盗墓笔记没有关系【未完成】

乔一帆—红山玉龙:海阔天空中,仿佛万物同源

高英杰—鸮尊:可是人心,已经变了很多回了


手动归档,翻起来也就省些力气。鉴于lof每每仅支持放出十张图片,第一波就先整理带有cp意味的图片先。

叶神...

第二波

完成的却还没能赶上组织包分配对象的两位张姓本家【?】:

张佳乐—太阳神鸟金箔:0.02mm的宇宙时光
张新杰—镶嵌绿松石铜板:庄稼地下,埋着一座城

没有能够完整腿出的过曝组:

周泽楷——曾侯乙尊盘

双鬼——利簋(gui上声)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上阵父子兵的林方二人:

林方—古滇国牛储贝器:向死而生

然后就是各种延伸:

林方——他从断壁残垣当中白捡了一个童子

伞修——家国悠悠,生死茫茫

喻黄——清酒一盏,与尔肠断忆平生;长剑三尺,与尔恩断赴黄泉

贾湖骨笛人设——不要再黑国宝档案啦

然后张新杰表情包.jpg


目前为止没有绘制的正片:

人头壶——罗辑

陶鹰鼎...

过曝第二张,也是躺尸很久但是细节和画面安排苦手的利簋,原本是先于林方的第一家双人图然而……至今遗落。

毕竟是未完成所以调色的时候下手非常重,淹没了太多想要表达的东西。存着原稿,指望自己三个月炼狱之后还有心里回来画完这个系列。

真的收获很多,朋友也好技巧也罢,最重要的是难得混剧组玩也没怎么被骂2333333333333

总觉得(实习之前的)有生之年不太可能画完了,所以趁着有网先放出来,回头临走之前匆匆忙忙还没网发的话那真的是要被遗忘在天际线边缘……

构图大体完成,颇有过曝之嫌。器物本体和很多细节都没有时间和心力去抠,一方面比赛实训实习期末考核委实马不停蹄,算了算日子届时甫一下火车立马又要去到另一条征途上去——然后三个月呆在华南摸不到板子【尖叫】

有关于小周的头发为什么会是金色的,就像很多小姐姐问我为什么画汉服却不规规矩矩安上一头黑毛。时而是执笔之人自私而又跳脱的考量。取自资材,往来于心——毕竟尊盘也曾是青铜工匠的,金灿灿的图腾。


1 / 24

© 杒铭-什么玩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