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想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

【只要你别放手,即便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

刚被毒液安利了一脸,PS4版小蜘蛛也边吃饭边刷视频,将将在少爷的经典录播里云通关。才学会代入自己熟悉的角色去那些陌生的漫威平行世界。
没有几个小时,忽然听闻爷爷逝世的噩耗。

我就不问最近怎么了吧,我身边尚有同班同学离开人世,前几年玩得很好的cv小兄弟好久不见,再提起的时候才知道人已经走了。
人只会慢慢变麻木而已。下一个是谁呢?
我有时候会看着家里为数不多的镜子这样想。

痛失亚军,惨不忍睹,然八年等待换来喜提一冠,倒也值得庆祝——一应国宝发来贺电,请查收。

倒放了S8的奖杯,效果影响构图并且非常诡异—  —
为了避免误会并没有画兴欣全员,而是腿的生离死别组。
右手起依次是老叶【滤镜把擦掉的地方重新刻出来了,六指琴魔不要在意】
乐乐
方锐

左手边的三只手分别是
林老板的两只
大孙的绷带朋克左手【画错了】
以及一把骨头

大家都没能一起拿到奖杯呢,但是没关系。
我们是冠军。

IG两边夺冠,也是厉害的一批,暑假在单位狂欢了一波,回来又跟惊喜撞了个满怀。此间快意,大概是恶搞王思聪吃热狗所不能有的。
这是荣耀呀。

白鹿洞书院是真的不适合我去,我毫无美术功底,字画鉴赏也一窍不通,问起韬略来不但不会引经据典还会一脸懵逼。

老爹非常嫌弃我【爆笑】但我还是很喜欢那里的氛围。参观过那么多名胜古迹,庐山可以说是这座城市里最幸运的地方了。

介绍说唐时李渤来此为官,起了庭院养起生息,人称白鹿先生。白鹿通人,出入相随,仕途不顺的人世光阴里,鸟雀虫鱼反倒成了可以相诉衷肠的“东西”。

文人好古,白鹿洞的石碑多到拿来晾衣服都不心疼,前来参观的夜啼小儿往往穿过围栏间隙,直接触摸奇人挥苇写就的镇府真迹。直到石碑破碎崩裂,在装饰用的繁复纹框内显得更加沧桑。

这当中不乏有隶书小篆,烟水亭强行用来刻下琵琶行的金文,果不其然也出现...

在奇门遁甲当中的最深处,甲骨成为了这片墓葬群最终的BOSS,它的“遗骸”也随之成为古董们讨伐的馈赠。其实很少有精英有实力突入到这个深度一睹“老祖宗”的真容,但叶修已经司空见惯,甚至再也不想看到这张脸。

其实一开始这个paro里的老叶是有些恨苏家兄妹的,答应了濒死的大兄弟照顾小妹,结果发现这个照顾的含义是到处打架-从大兄弟身上拆零件拼给小妹过日子-到处打架。

这个心理阴影面积感受一下。


但是他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说好好照顾就好好照顾。

现在最大的两个问题是:

拆东墙补西墙,苏沐秋同学的尸骨都快给他破拆完了,这玩意儿可怎么办,下次小姑娘身子发虚我上哪儿去找自家人的大腿骨去给她煲汤,愁得...

【既然如此,何必当初呢】


就算被强行拽去腿广兼正文的图,我也要将我腐朽的声音从文件地狱里送出:“老师,这图的真实剧情是一个有关于耽美的……嗯,老师你信我。”

然后老师一看就很懂很内行地瞅了我一眼,圈内人确定


学校的图放出来不怕的,可惜断掉了雷安小王子【哭泣】

笑死了,去琵琶亭玩一趟,由于是汉服+棒球帽+墨镜+耳机+套指冰袖+摩托车+拿着导航疯狂迷路的设定,荣获父亲一句摇滚白乐天的高度评价,

非常开心,在父亲面前激情吟哦大唐著名rap《琵琶行》一首。

【并在见到白兄雕像的时候好好地道了歉】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伞哥如果没有死,他们很可能也幸福不得,跟杜明单恋唐柔多半没有结果的原因一样。

当然前提是伞哥没死……

熬了两个半夜四点把冷落已久的板子修好了,三个月没动弹sai兮不理,重下ps还给电脑糊了一脸病毒,就很GG。

最后重下驱动,世界安静了,就手还把四五年没见过面的压感找了回来,也算因祸得福。

可是,

可是,

可是我不会用有压感的板子画东西呀【思维紊乱の发言】

翻了翻复原相关,合着百来天整个实习期间我可能就只画了三四十张图,平均三到四天才空出手腿一张?
哇哦。
真希望不是永远这么身不由己。

如果国宝会说话paro的一些延伸,以及新系列《寻找手艺》。具体可以戳tag了解呦~

重启前热机
实习期间不属于同一paro的 全职相关集合。
P1P2克格勃paro
黄少天生贺
建军节军拟性转
以及一些其他乱七八糟的2333333
具体可以戳小号了解一下~ @溪凌飘

1 / 7

© 杒铭-什么玩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