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想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

【旧铠乃叶队长所赐,某穿之如见秋面。】
@昭回于天 天哥的叶云长。
今天是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日哦
愿世间再无战争。

周孟起—兼资文武 名不虚传
黄翼德—谁敢上前 决一死战
叶云长—烟且点下 某去便来
王子龙—老成持重 古臣之选
韩汉叔—立功立事 于时之干

文案设定皆来自于 @昭回于天 天哥的神仙脑洞,因为构图不好搞怕看不清,所以对内容进行了一点点魔改。大家快去看原文我已经被帅哭了【cry】

八百年了,星期六我就有时间能把画风换回来,我要一张一张好好腿个爽!

那年安阳飞花落得晚,不知为何忽而一夜大雪封山。

—那个叶先生您好,耽误您一点时间好吗我们有个街头采访,可以请您就在殷墟终极boss关卡遇见熟人陈述一下感想吗?
—不可以,作者人呢。

在别处交际圈杂了些,有些事情在这里说倒是正好。

我不算是认识那位阿叔,顶多打过照面,点过头也就作了,姓甚名谁过往关节一路与我相去甚远,说是平行线都缺些守望关节。
但即使是身边的过路人,既然不知道是不是十恶不赦,总还是都期盼着人家好的。

阿叔年轻时为人仗义两肋插刀,进去挨到出来以后已是人到中年,背着案底靠送点外卖混生计。一来二去,没成想在官逼民反的公务交锋中与G伯老友相见。
G伯也是颇有些复杂过去的人物,纵使冯唐易老,他身上也有那些年道上人灭不去的侠气在,纵使山河日下众叛亲离,英雄末路的悲歌他依然可以唱得很嘹亮。父亲少时血气方刚,也正看重他这一点,两个人算无话不谈。
G伯人真的很不错,对我好是一回...

杰大生快哇。

十五岁的dark鼎尚且是个一肚子坏水的小少爷,还没有经历后来那些风霜雪雨的年月里,无忧无虑地和大兄弟一起当人群里最欠揍的崽。
——如果能一直那样下去就好了。

老叶没有耳朵尾巴或者角之类的化形,身上主要带有的象征也是属于大克鼎的章纹和鼎提耳坠。也是因为修为深厚,身上百分之九十的成分是"生而为人"的灵魂。而且经历了那么多事,他一不像甲骨苏身体有部分缺损,二不像韩文清随时可能匡扶正义大打出手,三不像乔一帆还是个没算得道成功的小龙崽子,不能吸猫,非常可惜。
但他还是有神兽本体的:

狻猊(suān ní)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龙生九子之一(一说是第五子,另...

还好圈子小,这边也发一下吧。
国宝系列自己印了一些明信片,有实习前的少许旧人设们和一部分回来画的剧情图。欢迎认领呀,国内哪怕台湾我都可以寄得过去,见者有份送完没有❤
话说昨天是汉服出行日和感恩节的结合体诶,也很难得,虽然大多数袍子不支持过洋节(而且感恩节嗯……)但还是觉得这种巧合也挺有意思。
接下来的路
还是想要一直把包括汉服、国宝艺术以及中国的种种历史文化介绍给我力所能及去接触的,那些友好而好奇的歪果仁吧。将来有朝一日手头宽裕,真想接在欧美大陆流离失所的孩子们回家。

【只要你别放手,即便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

刚被毒液安利了一脸,PS4版小蜘蛛也边吃饭边刷视频,将将在少爷的经典录播里云通关。才学会代入自己熟悉的角色去那些陌生的漫威平行世界。
没有几个小时,忽然听闻爷爷逝世的噩耗。

我就不问最近怎么了吧,我身边尚有同班同学离开人世,前几年玩得很好的cv小兄弟好久不见,再提起的时候才知道人已经走了。
人只会慢慢变麻木而已。下一个是谁呢?
我有时候会看着家里为数不多的镜子这样想。

痛失亚军,惨不忍睹,然八年等待换来喜提一冠,倒也值得庆祝——一应国宝发来贺电,请查收。

倒放了S8的奖杯,效果影响构图并且非常诡异—  —
为了避免误会并没有画兴欣全员,而是腿的生离死别组。
右手起依次是老叶【滤镜把擦掉的地方重新刻出来了,六指琴魔不要在意】
乐乐
方锐

左手边的三只手分别是
林老板的两只
大孙的绷带朋克左手【画错了】
以及一把骨头

大家都没能一起拿到奖杯呢,但是没关系。
我们是冠军。

IG两边夺冠,也是厉害的一批,暑假在单位狂欢了一波,回来又跟惊喜撞了个满怀。此间快意,大概是恶搞王思聪吃热狗所不能有的。
这是荣耀呀。

白鹿洞书院是真的不适合我去,我毫无美术功底,字画鉴赏也一窍不通,问起韬略来不但不会引经据典还会一脸懵逼。

老爹非常嫌弃我【爆笑】但我还是很喜欢那里的氛围。参观过那么多名胜古迹,庐山可以说是这座城市里最幸运的地方了。

介绍说唐时李渤来此为官,起了庭院养起生息,人称白鹿先生。白鹿通人,出入相随,仕途不顺的人世光阴里,鸟雀虫鱼反倒成了可以相诉衷肠的“东西”。

文人好古,白鹿洞的石碑多到拿来晾衣服都不心疼,前来参观的夜啼小儿往往穿过围栏间隙,直接触摸奇人挥苇写就的镇府真迹。直到石碑破碎崩裂,在装饰用的繁复纹框内显得更加沧桑。

这当中不乏有隶书小篆,烟水亭强行用来刻下琵琶行的金文,果不其然也出现...

在奇门遁甲当中的最深处,甲骨成为了这片墓葬群最终的BOSS,它的“遗骸”也随之成为古董们讨伐的馈赠。其实很少有精英有实力突入到这个深度一睹“老祖宗”的真容,但叶修已经司空见惯,甚至再也不想看到这张脸。

其实一开始这个paro里的老叶是有些恨苏家兄妹的,答应了濒死的大兄弟照顾小妹,结果发现这个照顾的含义是到处打架-从大兄弟身上拆零件拼给小妹过日子-到处打架。

这个心理阴影面积感受一下。


但是他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说好好照顾就好好照顾。

现在最大的两个问题是:

拆东墙补西墙,苏沐秋同学的尸骨都快给他破拆完了,这玩意儿可怎么办,下次小姑娘身子发虚我上哪儿去找自家人的大腿骨去给她煲汤,愁得...

1 / 7

© 杒铭-什么玩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