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想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有很多想说的话,慢慢来吧。

国宝paro板绘最后一更
下次见面就是在 @溪凌飘 这个小号啦,本号该paro近年不再更新,感谢很多姑娘的一路陪伴,最后一张就不用合集来凑数啦不太好。
先前的剧情由于能力问题解释的非常草率,如果在实习地时间充裕的话我会画很多手绘去填补的,能力不够更新来凑!(当然如果再也没有见到我那就是我没能活着逃出主管物尽其用的魔爪

【一起上吧,假货们】

喻黄剧情全线
好了我圆满了!

明天整理超链接1551

国宝pa伞修剧情全线
……居然挤得没有地方放人设图
伞修果然是真爱了。

下午起床整理一下顺序和超链接吧,熬不住了1551

伞修我也还能爱一百年。

之前说过的一些设定:
1.老魏路子野,并不会刻意地管束力量。所以他产生的外骨骼巨大而招摇,对应的是原著暴发户的形象——但这些外骨骼确实很实用,攻击性强。当然,也可以把它当作音乐鉴赏家的行为艺术。
喻文州有外骨骼是因为他控制不好。因此规模相形见绌,但也确实更专注于防反一些。
2.老魏的外骨骼是横向肋骨,没有连接脊柱,放射状让它更像拢起的一边手骨。斜视图像是个等身高的笼子——“囚”牛。
文州骨架全景像立置的蚌壳,肋骨大架其实里外三层,走在路上也挺怕人。
因为看起来都很重。
3.少天也不算一开始就是越王勾践剑,不然不可能跟喻总幼驯染——时间隔得太远了,所以他现在手上搭着的是冰雨。
正设越王勾践剑拟人是金发碧眼,因...

喻黄日没有跟上,国宝pa就最后收三天线吧。
一个不知道也无妨的小设定,贾湖骨笛最开始不是喻总,喻总原本也不是满头霜雪。
有一个勾践剑的小彩蛋应该是找不出来了。

周孟起—兼资文武 名不虚传
黄翼德—谁敢上前 决一死战
叶云长—烟且点下 某去便来
王子龙—老成持重 古臣之选
韩汉叔—立功立事 于时之干

文案设定皆来自于 @昭回于天 天哥的神仙脑洞,因为构图不好搞怕看不清,所以对内容进行了一点点魔改。大家快去看原文我已经被帅哭了【cry】

八百年了,星期六我就有时间能把画风换回来,我要一张一张好好腿个爽!

那年安阳飞花落得晚,不知为何忽而一夜大雪封山。

—那个叶先生您好,耽误您一点时间好吗我们有个街头采访,可以请您就在殷墟终极boss关卡遇见熟人陈述一下感想吗?
—不可以,作者人呢。

在别处交际圈杂了些,有些事情在这里说倒是正好。

我不算是认识那位阿叔,顶多打过照面,点过头也就作了,姓甚名谁过往关节一路与我相去甚远,说是平行线都缺些守望关节。
但即使是身边的过路人,既然不知道是不是十恶不赦,总还是都期盼着人家好的。

阿叔年轻时为人仗义两肋插刀,进去挨到出来以后已是人到中年,背着案底靠送点外卖混生计。一来二去,没成想在官逼民反的公务交锋中与G伯老友相见。
G伯也是颇有些复杂过去的人物,纵使冯唐易老,他身上也有那些年道上人灭不去的侠气在,纵使山河日下众叛亲离,英雄末路的悲歌他依然可以唱得很嘹亮。父亲少时血气方刚,也正看重他这一点,两个人算无话不谈。
G伯人真的很不错,对我好是一回...

【—喻文州所以我再问你一遍,当年咱俩打架责任你凭毛一人背身上,而且背身上之后魏老大问起来你还不让我说话。
—因为你话太多,串了供也没有用。
—????????(你还我一颗少男玻璃心???】

感谢这位姑娘 @化翎
蓝手红心是一回事,带有观点方向性的评论是另一回事,前者代表足迹,后者才是交流。所以非常感谢小姐姐,每次看到真的能够有知心和我一起探究这些就bi——boom!

时间比较紧,我就尽量言简意赅地解释吧。
贾湖骨笛的确是囚牛役,不但由于龙子偏好音律的特性,也受到九子序列和贾湖骨笛在如果国宝会说话第一季与历史长度上的影响(九千年前。
但喻文州不是囚牛本尊。
或者说这里的囚牛应该是索克萨尔,这位联盟第一...

1 / 8

© 杒铭-什么玩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