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想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

周孟起—兼资文武 名不虚传
黄翼德—谁敢上前 决一死战
叶云长—烟且点下 某去便来
王子龙—老成持重 古臣之选
韩汉叔—立功立事 于时之干

文案设定皆来自于 @昭回于天 天哥的神仙脑洞,因为构图不好搞怕看不清,所以对内容进行了一点点魔改。大家快去看原文我已经被帅哭了【cry】

八百年了,星期六我就有时间能把画风换回来,我要一张一张好好腿个爽!

那年安阳飞花落得晚,不知为何忽而一夜大雪封山。

—那个叶先生您好,耽误您一点时间好吗我们有个街头采访,可以请您就在殷墟终极boss关卡遇见熟人陈述一下感想吗?
—不可以,作者人呢。

在别处交际圈杂了些,有些事情在这里说倒是正好。

我不算是认识那位阿叔,顶多打过照面,点过头也就作了,姓甚名谁过往关节一路与我相去甚远,说是平行线都缺些守望关节。
但即使是身边的过路人,既然不知道是不是十恶不赦,总还是都期盼着人家好的。

阿叔年轻时为人仗义两肋插刀,进去挨到出来以后已是人到中年,背着案底靠送点外卖混生计。一来二去,没成想在官逼民反的公务交锋中与G伯老友相见。
G伯也是颇有些复杂过去的人物,纵使冯唐易老,他身上也有那些年道上人灭不去的侠气在,纵使山河日下众叛亲离,英雄末路的悲歌他依然可以唱得很嘹亮。父亲少时血气方刚,也正看重他这一点,两个人算无话不谈。
G伯人真的很不错,对我好是一回...

【—喻文州所以我再问你一遍,当年咱俩打架责任你凭毛一人背身上,而且背身上之后魏老大问起来你还不让我说话。
—因为你话太多,串了供也没有用。
—????????(你还我一颗少男玻璃心???】

感谢这位姑娘 @化翎
蓝手红心是一回事,带有观点方向性的评论是另一回事,前者代表足迹,后者才是交流。所以非常感谢小姐姐,每次看到真的能够有知心和我一起探究这些就bi——boom!

时间比较紧,我就尽量言简意赅地解释吧。
贾湖骨笛的确是囚牛役,不但由于龙子偏好音律的特性,也受到九子序列和贾湖骨笛在如果国宝会说话第一季与历史长度上的影响(九千年前。
但喻文州不是囚牛本尊。
或者说这里的囚牛应该是索克萨尔,这位联盟第一...

【阿妈!!!他拎我后脖颈子我……不我不是喊你过来我是说我能不能直接尥蹶子踹啊!!!】

良渚玉琮王上那也得是疑似饕餮的兽身人面像啊宝贝儿,真正饕餮其文其意彻底成型晚至宋朝,此前的文献多有指人。你别看山海经名字起得高大上,山海经很多时候也是在讨论神兽怎么烹……我是说,神兽驱邪避害以外的某些药用价值。
不过现在不严谨的学术界半边天已经选择性放弃治疗,称呼很多从河姆渡开始到商朝鼎足( dark叶腰上脚上绑的那种)的纹路统称为饕餮纹,个人倾向于兽面纹的说法,虽然反推炊具上纹饕餮有自警节食的功效,但是也只是后人的推测说法而已。
有意思的是,饕餮的尽管是模糊概念也得在甲骨文(伞骨头打卡)金文( dark叶打卡...

【喜欢养小玩意儿就自己去抓来伺候,别一天到晚觊觎别人的东西。我确实也有那么不计较的时候,但不是对你。】

雏乐:你沙雕吗大玩意,刀刀刀刀刀割到老子翅膀咔吧啦!
疯狂挣扎.jpg

大孙本体是混血睚眦,接受了乐乐妈半边扑棱扇子那个血统更杂了……
先别急着讲睚眦必报这个词有多大比例是被用于反派小心眼,睚眦这个人设来我们品一品:

睚眦,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兽,为鳞虫之长瑞兽之九子第二子,古代史书记载其嗜杀喜斗,刻镂于刀环、剑柄吞口。性格刚烈、好勇擅斗、嗜血嗜杀,而且总是嘴衔宝剑,怒目而视,刻镂于刀环、剑柄吞口,以增加自身的强大威力。

没有很狂剑吗!没有吗!嗜血嗜杀,性格刚烈!嘴衔宝剑,刻镂刀环啊...

【母亲,孩儿再也不曾唱错趋避水害的咒术,求求您别再弃我而去……】

乐乐没有那么多挂单的本体,就是金乌负日的太阳神鸟。神话里四使火鸟跟凤凰青鸟毕方这一辈还算有地域性质的生殖隔离。三足乌就是凤凰这个说法本身嗯……可能也有待考证,每个地区说法都不一样,一家有一家自己哼哼的曲儿。
跟老叶他们不一样,老叶这一挂牛批的玩意儿只有呱呱落地或者日薄西山时堪见本体。乐乐反过来,越是实力强劲大扑棱毛翎子就越忽闪,考古队时期翅膀能给整不见了那不是因为他能收起来,是因为他什么都不记得而且还快死了,要不是大孙看穿一切. jpg,小天使是真的要命不久矣。

想看中长发美少年乐,短发的元气小男孩也很好磕!幼乐乐小雏鸟也很好...

苏沐秋在踵里当boss级打手的时候日子真的有过得超惨,城池内核里全是乱七八糟的物种骨骸,伞刚被封下去还没有意识,完全是靠本能融合枯骨维持生命,以保证身体执行能力的方式修复武力值。所以胸骨有多少处断裂他自己也不晓得。
行不能久,坐不能卧,立也不是,跑也不是。寝食不宁。
每当他稍微佝偻下身子,断骨马上就会再次刺破他千疮百孔的心脏,如果过于挺拔,脊椎又会摩挲破损的隔膜。所以他只能敞开胸脯迎接来犯者的每一次攻击。官能刺激可以使躯壳麻痹,脱离战斗的漫长岁月才真正令他痛不欲生。

大克鼎三征瓮城,最后一次战败后散落的框架摊在地面上,甲骨先躯终于有了些意识,第一句是声几不可闻的:
"……疼……"...

杰大生快哇。

十五岁的dark鼎尚且是个一肚子坏水的小少爷,还没有经历后来那些风霜雪雨的年月里,无忧无虑地和大兄弟一起当人群里最欠揍的崽。
——如果能一直那样下去就好了。

老叶没有耳朵尾巴或者角之类的化形,身上主要带有的象征也是属于大克鼎的章纹和鼎提耳坠。也是因为修为深厚,身上百分之九十的成分是"生而为人"的灵魂。而且经历了那么多事,他一不像甲骨苏身体有部分缺损,二不像韩文清随时可能匡扶正义大打出手,三不像乔一帆还是个没算得道成功的小龙崽子,不能吸猫,非常可惜。
但他还是有神兽本体的:

狻猊(suān ní)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龙生九子之一(一说是第五子,另...

宅兹中国——何尊
最近备考期末和四级,大鱼就不摸了摸摸小虾米。不一定有机会画老韩他们,乘这个时间做做设定。
伤疤和公羊角的元素来自于国宝本体,衣冠装束比较后唐,因为我很难想象老韩放弃圆领袍穿明纬直裾的样子……
说来也巧,画的时候就在想,虽然顶着角,但老韩的本体应该更类于成就武松赫赫威名的那种吊睛白额大虫(?)
不是,是老虎,我为什么要这么说自己的生肖,我超喜欢大猫猫。

然后我上网一搜,本来还想靠山海经东拼西凑一下,结果一看百度上……
这不就是狴犴本尊嘛,这么巧的【爆笑】
而且狴犴这个人设大家感受一下:

狴犴(读音:bì àn),又名宪章,传说中的兽名,形似虎,龙九子之一,排...

1 / 7

© 杒铭-什么玩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