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想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

感谢叶家兄弟实力还原我本人和兄长在蓝血月奇景下的尬聊。

填字填到一半软件又崩了,心态炸,正好大长条老传不上去干脆截了图。行为粗暴,画质可能比较感人。

事情是这样的

老兄大老远的放假回来家里这边,完事儿给哥叫出去看月亮,结果两个人都TN在玩儿手机。

正在经历漫长月蚀的血月亮:……

天冷冻手我们统共也没在外头待多长时间【而且这个人玩着决战O安京居然还一直抱怨外面的冷空气简直打扰他犀利的发挥,给你叫出来我TN说什么了?】

好,然后,尬聊就从这里开始。

我哥:你,

我:啊?我?

我心想我们兄弟俩住得近在咫尺思想天南海北,平常交流其实也不多,高中前后更是连碰面都很少,罔论他上了X大之后堂兄堂弟俩崽子连网上说的三句话都能追朔到半年前,职业习惯我就特别怂地在他开口前把他可能提的所有可能都思考了一遍,比如大伯母今年又要做年夜饭跟我们商量什么时候去吃?还是将来祖母的安置问题?还是咱们都长大了今年压岁钱是不是该商量着我们准备了?

然并卵,他问我的是:

你最近都在玩儿什么游戏啊。

我:……

你这个人怎么老是不按套路出牌。

算了。

我说我时间不多,平常就玩玩O刀啊O谕啊永恒O塔啊这些乱七八糟的,lol不知道为什么上不去了,卸了九道安回来还是不行,系统私软太多,也就懒得升级。

……这个小子啊了一声,说你在说什么啊,你说的我怎么都听不懂(没听说过)

我:……

那你问我个球


然后他打了一会儿游戏,估计在打团,推完一波去打八歧大蛇然后又很轻松地和我唠起来:

来跟我打O安京吗。

我看了一眼他正在用的大狗子,在心里呵呵一声拒绝了这个不用氪金也能碰到ssr的绝佳机会

讲道理老子yys当年都打到那么后期了,跟ssr的关系仅限三张碎片,这游戏玩不下去,AFK,再见。

然后他就没理我开始卖安利了,说这游戏怎么怎么好啦怎么怎么容易上手啦你来了跟哥哥一起打哥哥我带你啊balabala然后就在我稍微有点被戳动的时候!

这个人惊叫一声什么这个人十级还打我!

我被他吓一跳,还以为他被人欺负了,身为一个非常护犊子但是又没什么用的普通人,我只能根着愤愤地嫌弃了那个人两句,然后跟着问:

所以你几级

这个刚才我还以为他受委屈的人很嫌弃地看了我一眼,说:我十七级。

我:……

我哥用一种普渡众生的态度说:你说这个敢打我的人,是不是很没脑子又很有勇气。

我:……

我下次要是再对你这种人同仇敌忾一次,我就是那狗子。


好,这还没完,然后。

他一边打,一边从各方面专业分析这个游戏跟王O荣耀的相似度。

他说,我忍,他说,我忍,他说,我忍。

然后他终于想起来问我一句:所以你打过王者吗。

我:没有。

他:……

他又用一种看怪胎的眼神怜悯地望着我:你居然连荣耀都没有打过

我:……


……同样是大二组织负责人,这小子大小也是个部长,在x到底过的是个什么样的闲散生活。


好,还没完。

手游跟我安利不下去,他开始尝试让我吃下steam大型理财平台的恶臭蒸汽。扬言:就是一顿夜宵钱!

所以这人毕业千万不能去做销售,多半得给人拖出去打死。

我思考了一下我近年唯一特别想买的Neir系列,陈恳地说,那你还真是奢侈地夜宵啊。

他没觉出不对,还跟我炫耀那是,他们寝室每天晚上点十块钱的巴拉巴拉二十块的巴拉巴拉夜宵往往吃得比晚饭还靠谱。

已经脱离寝室生活的我甚至无权拒绝放毒。

其实他介绍得也没错,steam平台确实在搞促销活动的时候有很便宜的游戏卖,比如层层恐惧Layers of Fear和国人做的返校,年不节十几二十块,对于现在已经偶尔有些外快生活费的我们来说也就一两包烟的钱。

结果这两款恐怖游戏经典之作我和他一说,他又看怪胎一样看着我:啊?你在嗦森魔。

我了个……这个天没法聊下去了!

我把话题绕道尼尔身上,伪装者我还没怎么了解,但是机械纪元的反响是真的还算好。

我就问他打不打算搞个尼尔回来搞个回来我还能蹭蹭你的号什么的

这个人惊恐地和我说:你要上去买那个(199+213)?

我:对呀,不然呢。

他赞许地点点头,听完,然后正直地说了一句让视频通关的我非常气愤的话:

不了,我室友有玩的盗版。

……信了你的邪

我有时候看书都特别为叶秋心累,怎么的我们就没有一个像苏沐秋那样的哥哥呢

给我一个苏沐橙这样的妹妹也好啊。

恕我直言

月亮残念

你是真皮


评论(7)
热度(43)

© 杒铭-什么玩意 | Powered by LOFTER